一只一之

|朔间零中心|
沉迷老头的一之今天也在偷懒
/零晃/三日鹤/双黑/维赛/瑞金/

近期高热tag

养卡养肝的人生最为美好
最近在学习码字【咳

p1魏喵喵
p2 神一样的蓝二哥哥变小了的脑洞

来和吾辈赌一局如何,小狗?

【我的命都要给赌场狗了】

【零晃】春时雨


日常向小甜饼
同居后设定
把狗狗灌醉♪【突然唱歌
并不是那么张牙舞爪的晃牙
直男式平铺直叙
ooc全算我的,大写的可爱是给老头和狗的

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朔间零逐渐醒了过来。最近的工作多是要在白天进行,致使他着实有点睡眠不足,只是在沙发上又坐了一会儿竟然又睡着了。
雨看来下的不是很大,风透过半开的窗户将窗帘轻微的掀起又放下。零看了一眼滴答走着的挂表,翻开了一旁搁着的之前没看完的书。
这样的静谧一直持续到九点钟整,钟响了一声后伴随着咔哒一声,客厅的正门被推开了。
零又翻了一页纸,微笑着开口道:“晃牙,欢迎回家,今天也回来的很准时喏…”
“……”
和往常不一样,半天也没有传来答话声,踢踏踢踏的脚步声也没有在走廊上响起。
零有些疑惑的放下手中的书,绕出客厅,就看见大神晃牙正愣愣的站在玄关处,可以说是在呆呆的看着他。
“晃牙?狗狗?”
零走过去,用手在晃牙的面前挥了挥,后者这才回神似的,好像被吓了一跳般呜哇一下后退了一步。
“晃牙?不换鞋进来吗?”
零揉了揉明显反应不止慢了一拍的晃牙的头,凑近嗅了嗅。
果然有酒气。
晃牙察觉了这个微小的动作,低下头说:“今天电影杀青,大家都很开心,就稍微喝了一点点。”
这零倒是完全相信的。以晃牙平时的酒力,再多喝一点就绝不是站着自己回家的了。
“吾辈并没有怪晃牙哦。偶尔晚上喝一点酒对身体也是有好处的,不过晃牙是不是困了?直接去睡觉吗?”
晃牙摇了摇头,继续呆呆的看着零。
零近乎是哭笑不得了,他正考虑着直接把狗狗扛起来带进里屋还是直接把狗狗抱起来带进里屋这两种方式哪一种狗狗不太会炸毛的时候,晃牙终于说话了。
“朔间前辈。”
晃牙定定的,认真的盯着零的眼睛。
“嗯?怎么?晃牙?”
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晃牙稍微有些脸红,但还是认真的向前倾了一下身体补充道。
“朔间前辈,我可以对你撒娇吗?”

……这是什么新型的针对老年人的惊吓惩罚方式吗,那这也太幸福了吧。感觉被突如其来的直球一箭戳心的零觉得自己的精神承受能力和定力正在接受考验。
“可以啊狗狗,到吾辈这边来?”
晃牙点了点头,然后吸了一口气……几乎是恶狠狠地一头撞在了零的肩膀上。
就算是这个状态气势也不减喏。有点吃痛的零这样想着。
晃牙好像是找到了什么抱枕一般,慢慢的在零的颈窝上蹭了蹭,又用手磨磨蹭蹭的环住了零的腰。伴随着温暖的体温到来的,还有从雨里带来的湿意。一身的细小水珠就这么蹭在了零的身上。不过零倒是没怎么介意,又揉了揉晃牙毛茸茸的脑袋。
“晃牙?还好吗?不难受的话就去睡觉吧?”
得到的回应是晃牙又在自己的肩上蹭了蹭。
简直就像大型犬一样喏……零轻轻的拍了拍拍了拍晃牙的背,又亲了亲难得撒娇的孩子的额头。
均匀的呼吸声就渐渐传了开来。
晃牙这就把全身重量都靠在零身上这样睡着了。

最后零还是选择把晃牙先抱到了客厅里。窗外的雨还是滴滴答答的下个不停,但带来的却并不是冷意,而是雨天独有的湿润与泥土的气息。沙发足够大,两个大男人躺着还是绰绰有余。给依旧缩在自己怀里的晃牙盖好毯子,零重又拿起了刚刚翻阅的那本书。
“朔间前辈。”
晃牙小小声的念着这个名字。
零俯下身去低声问:“晃牙?”
晃牙睡的还是很香。又小小声的重复了一声:“朔间前辈。”似乎只是梦中的呓语。
啊……狗狗真的……
零几乎是控制不住的笑起来。
“吾辈在这里哦,晃牙。”
他这样轻轻的回答。

之后的事的话
隔天当零问起
“狗狗,还要对吾辈撒娇吗?”
的时候
晃牙就跟被踩了痛脚一样立即炸毛,虽然耳朵红的发烫但依旧用手里的锅铲指着零:“给本大爷忘记昨天晚上发生的!所!有!事!你个混蛋吸血鬼!闭嘴啊!”
然后陷入了无比的懊悔与尴尬害臊中。
是不是有的时候应该陪狗狗喝喝酒呢?
零这样思量。






【零晃】鬼屋是没有漂亮护士小姐姐的


脑洞小甜饼合集
前情全略的ud去鬼屋了
参考自去富士急乐园恐怖医院的经历
稍微的阿多薰倾向
直男式平铺直叙
ooc全算我的,大写的可爱是给老头和狗的


1
压抑而阴森的气氛中,唯一闪烁的大荧幕播放着介绍鬼屋历史背景的影片。
大神晃牙不由得咽了口唾沫,拽了拽旁边朔间零的衣襟:“喂吸血鬼混蛋……你说,你说这不是,真的…对吧……?”
“…………”
半天没有回音。
晃牙扭头看过去:“你倒是给我回个话啊你这……!!?喂!!!”
“zzzzzzz”
零已经在昏暗的环境中安然入睡了。
“……你给我醒醒啊你这混蛋!!!”


2
晃牙唰的回过头去:“阿多尼斯———!”
阿多尼斯倒是在,还举了举手,就是和黑暗的背景有点融为一体不太好辨认。
但是本该坐在阿多尼斯身旁的羽风薰早已失踪。
“?!?!羽风……前辈呢?”
阿多尼斯无言的指了指门口。
薰正和工作人员小姐谈的火热,工作人员小姐正被他逗的咯咯直笑。
“………………”
这人来鬼屋是为了这个?!

3
因为迷宫类型的鬼屋内部结构,最后还是走散了。
大约一小时前
“要走了,喂,那个轻浮的男人去哪里了?”晃牙环顾四周,没找到薰的身影。
“他该不会是被女鬼带走了吧……”
阿多尼斯指了指一个方向,说:“我看见羽风前辈往那个方向走了。我去把他带回来。”说完就追了过去。
“喂……等等啊!阿……喂!”
于是就留下了晃牙一个人。
啊不对另一个人正被晃牙扛着睡的正香。


4
负重在黑漆漆的鬼屋里乱晃还是很不爽的。尤其是在路过器官陈列室之类的地方时。
晃牙实在是看的毛骨悚然,消毒水的味道也让他很不好受。不时从半空中传来的吱呀吱呀的声音更是营造了令人战栗的恐怖气氛。
零均匀的呼吸声喷在晃牙耳边,几乎让晃牙以为自己被地缚灵缠上了。
“喂……喂吸血鬼混蛋你说句话啊……”
“也亏的你能睡的着啊可恶!!”
走着走着,撩开帘子的一瞬间,扮成僵尸的工作人员猛的一下扑了过来。
“哇!!!!!!!!!!!!!!!”
太过震悚的晃牙想都没想就把背上背着的某位摔了过去。


5
阿多尼斯是在一个类似于办公室的房间里找到羽风薰的。
状况比较诡异。
薰正蹲在地上无比消沉,旁边本该进行恐吓行为的工作人员正举手无措的试图安慰他。
“羽风前辈,在这里干什么?跟我回去吧,大神君他们在找你。”
薰一脸绝望的抬起头来。
“阿多尼斯————!”他指着旁边的工作人员控诉道:“这人明明是个男人却穿成这样欺骗感情……好恶心啊!”
“………………”

穿着护士制服的工作人员内心:
我工作制服这样关我屁事咯。


6
拜某种行为所赐零终于醒了。
“好疼啊狗狗……吾辈好歹也是老头子了不是沙袋……不要随便乱扔喏……”说着零揉了揉脖子打了个哈欠。
“谁叫你这样都能睡着!不然也不至于让本大爷来背你!……喂,还疼吗。”
“狗狗是在关心吾辈吗?要来帮吾辈吹吹吗?”
“谁关心你这混蛋啊!!!本大爷更关心怎么出去啊!!”
“唔……出去啊。”零环顾了一下四周:“看起来似乎这里的主要道路也就只有一条?只要沿着主要路线转转大概就能出去了喏。不过这里太暗了吾辈看不太清呢,狗狗就带带路如何?”
“…………”
“怎么?狗狗刚刚一直在原地兜圈子吗?”
“……闭嘴。”

7
“说起来……这里扮的都是僵尸喏……”
零一边绕开路遇的工作人员后这样说。
“……不太熟悉这种生物。倒是好像咬了谁什么的会把谁变成同类吧,倒是方便的技……嘶—————喂!喂!混蛋你在干嘛啊!!痛痛痛!”
感到后颈处一阵刺痛的晃牙猛的回过头去就看见零抬起头来。
这老头子和没事人一样抹了一下嘴角。
“把狗狗变成同类啊?”
“不要咬本大爷啊你是僵尸吗你个混蛋还玩儿上瘾了吗?!”晃牙说着摸摸自己的脖子,在这种糟糕的地方留下齿印真是,真是。
晃牙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


8
明明出口就在眼前,却有三只僵尸阻拦。
阿多尼斯皱了皱眉头,挡在了薰的面前挺身而出。
“虽然羽风前辈是前辈,但这个时候就让我来保护前辈吧。我在这里掩护羽风前辈。他们比我弱,我是不会输的。”
说着就摆出了搏斗的架势。
薰叹了口气,“哎呀哎呀,这个时候还被男人并且是后辈保护的话,那我也太没有出息了。”说着就从阿多尼斯的身后绕了出来。
“不就是几个僵尸而已嘛,那就放马过来吧。”
阿多尼斯坚定的点了点头作为附和。


9
“你们……在这儿干什么呢……?”
听到熟悉的声音两个人一齐回过头去,就看见了一脸迟疑的晃牙。
“大神君,来得正好,一起打败他们冲到出口去吧。”阿多尼斯严肃地说道。
“……回头。”
听到晃牙这么说,薰和阿多尼斯一齐回过头去,就看到零正站在出口和他们招手。
“直接无视就好了啊!又不是真正的僵尸,本大爷才不要对这些人出手!”说着晃牙也绕过僵尸走了出去。
“………………”
“………………”
真的准备和僵尸(工作人员)打一架的两人相对无言。


10
一边听着薰抱怨这里根本没有护士小姐再也不要来了一边走出出口的阿多尼斯狐疑的回头看了看。
真的都是工作人员吗?
为什么有一只僵尸那么像真正的僵尸一点都不像人类呢?








cube escape birthday那一作的梗
讲道理这一作的剧情有点可爱哈哈哈哈就代入了一下安雷

【零晃】森林与小狼崽的养成


脑洞小甜饼合集
应该是西幻设定【吸血鬼x半兽人】
因为年龄操作稍稍改了双子对狗狗的称呼
直男式平铺直叙
讲讲养成小狼崽的注意事项【不是
可能有后续
ooc全算我的,大写的可爱是给老头和狗的


1
在很早很早之前,早到大神晃牙在森林中醒来的那一刻起,他就意识到不去战斗是无法获得食物,是无法存活下去的。
他在被丢弃的那一刻起,就似乎理解了自己被孕育他的人抛弃的这个境况,也在那一刻起,试图学着用有限的生存技能去躲避这片森林可能会带给他的任何伤害。
他学会了争斗,学会了撕咬,学会了给自己疗伤。
但是今时,在他存活的第七个年头里。确确实实到了性命攸关的境地里。
他被狼群围攻了。
弱肉强食。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在突围无果的境地下,晃牙近乎是放弃了挣扎,脱力的摊在了地上。
不甘心。不甘心。他咬牙切齿的想着,但血液的流失渐渐的使他晕了过去。

2
晃牙的意识是迷糊的。
恍惚之中,他好像听见狼群的低嚎声越来越远,他好像觉得有什么人把他抱了起来,他又好像觉得有人在说
“唔………这是哪家的小狗,走丢了吗?”
本大爷,才不是狗!
他晕晕乎乎的这样想着,彻底昏睡了过去。

3
等晃牙再醒来的时候是个黄昏。
夕阳斜照在他身上,他眯了眯眼睛,稍微有些迷糊。晃牙晃了晃脑袋,发现自己不知为何正躺在一张相当大的床上,而放置这张床的居所也看着面积不小。
他这是得救了还是被拐到哪里去了……?晃牙十分的疑惑。他缓缓的从床上坐起,这才发现身上的伤口被包扎好了。
晃牙尝试着踏下床,但落脚的那一刻便又懵住了。
在他面前的,是一口棺材。
在有限的,在村落里生活过的那段知识明明确确的告诉他,这是安放死人的器物。
为什么……这样的器物会安放在卧室内?
晃牙思考了片刻,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那口棺材。
里面躺着的很明显不是干枯的尸体。
黑发而面容姣好的男人躺在那口棺材里,虽然沉睡着,却能不自觉的让小小的晃牙感受到一点压力。但尽管男人的存在感是如此强烈,苍白的皮肤与不太起伏的胸口却仿佛在说这就是一具尸体一样。
“喂,喂,还活着吗?”他小声喊道,并伸出手去摸了摸男人交握在腹前的手背。
好冰。
晃牙又向前探去,想要试试这个人是否还有呼吸。
但就在那一刻,棺材中的男人睁开了眼睛,并且抓住了晃牙好像要伸过来捣乱一样的那只手。一瞬间晃牙惊慌失措的几近炸毛,在举手无措的纠结中,男人一用力,就将小小的幼崽带进了棺材中。
“呜—————哇!”
晃牙近乎是栽倒在了男人的胸膛上———那里似乎还是没有什么温度。待他一抬起头来,就对上了男人鲜红色的瞳孔。
那双眼睛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然后男人开口了。
“狗狗睡醒了吗……真懂事喏,还记得来叫吾辈起床。”说罢揉了揉晃牙头上明显异于常人的狼耳。
这大概也是晃牙被丢弃的原因。如今的人类还是固执的认为半兽人是异类。不论如何,小小的半兽人的耳朵与尾巴还是无法隐藏起来的。
被这样揉弄耳朵的晃牙脸红的能滴出血来。想要拍打开那双在耳朵上肆虐的手,但发现整个人都被男人禁锢在怀里时,小狼崽非常气急败坏。
“不许揉本大爷的耳朵!还有本大爷不是狗!是狼!本大爷叫大神晃牙!”
“唔……晃牙吗?真是个适合狗狗的好名字喏…”
“都说了本大爷才不是狗啊啊啊啊!”
“好吵啊小狗……安静一下吧,毕竟还有伤口?”说着他不容置疑的捂住了晃牙的嘴。
“……!!!!!”小狼崽这下只能干瞪着眼睛。
“狗狗啊……吾辈呢,叫做朔间零。”零抱着小狼崽,声音低而轻柔的几乎听不清楚。
“愿意和吾辈一起生活吗?”


4
有居所的感觉对于晃牙来说还是十分的新鲜的。自从在森林里生活后,几乎都是风餐露宿,夜晚睡觉也是找一个山洞或是树洞就睡了。
朔间零的住所不算很大,但也绝不算小,一栋二层的小楼附带一个花园就这么坐落在这片广袤而幽深,遍布着魔物与野兽的森林里。和周遭格格不入。
虽然晃牙有些奇怪为什么一直没有在森林里发现这栋小楼,但比房子更奇怪的很明显是房子的主人本人。
对于晃牙来说,朔间零的身世和身份一直是个谜。他知道这个男人很强,因为很明显,每当两人偶尔在夜间去森林里散步时,只要牵着零的手,无论是魔物还是野兽,甚至于是弥漫在森林里的瘴气都好像不敢靠近过来一样。
零对于自己的介绍是,吸血鬼。
他的作息也十分符合“吸血鬼”的称呼,昼伏夜出,身体几乎不带一点温度。见不得半点阳光,被晒到就会不舒服。每天像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一样慢吞吞的。当然,除了不喝血这一点。
“吾辈还是忍受不了…血液的铁锈味喏,还是番茄汁更适合吾辈。但是狗狗如果想要给吾辈喝的话,吾辈也不会拒绝哦。”
询问之下,晃牙问出了这样让他有些牙根痒痒的回答。
但是晃牙又隐约觉得,零要比一般的吸血鬼强很多很多。
对于小小的晃牙来说,能从狼群里救出他的零,能将这片黑暗的森林当作散步场所的零,是世界上最强的人。

“喂吸血鬼混蛋!本大爷总有一天要打败你啊!那样本大爷就是世界上最强的了!那个时候就不许再狗狗狗狗的喊本大爷了!”
在某个散步回来的夜晚,晃牙揪着零的衣领盯着他狠狠的发着誓,眼眸里因为月光的照耀,仿佛有星星落在瞳孔里一般闪闪发亮。
“啊呀……狗狗还很小呢,好好的多对吾辈撒撒娇如何?”抱着小狼崽的零明显的心情愉悦,揉了一把晃牙的头发给他顺了顺毛。
“不许无视本大爷啊!你这————喂!不许揉,走开啊!”晃牙生气的在零的怀里扑腾起来,但没一会儿,就因为犯困沉沉的睡了过去。


5
一天的概念对于这片森林来说十分模糊。阳光只会在中午之后到傍晚恩惠这片过于幽深的森林,早上及夜晚永远是阴暗的。
这个概念对于晃牙来说也不太清楚。但是他本人却有着很精准的生物钟。
清晨准时醒来,在入夜约十点左右的样子开始犯迷糊。
自从住在这片森林之后,晃牙的生活与以往大不相同。不用担心吃不饱,不用担心有野兽袭击。但是他依然是自由的,在白天的时候。
零对他近乎是半放养制。以“小孩子就要多出去活动”这个理由,放任晃牙在白天去森林中自由穿行。身上有零的气味,总不会有野兽来攻击晃牙的。
虽然食物充足,但晃牙偶尔也是会带回来一只兔子或者野鸟之类的,为晚餐加点点心。
同时也多了准时在傍晚回家叫零起床的这一个习惯。
但是同时让零有些头疼的是长期在野外生活的晃牙的有些坏毛病。
比如,吃饭直接用手抓。
再比如,每天出去后衣服蹭的像抹布一样脏。
晃牙实在是太早熟了,每当这个时候,零才会发觉他确确实实是在照顾一个七岁的孩子。
“狗狗啊……吃饭要好好的用叉子和勺子啊。”看着吃的满嘴满手油的晃牙,零着实有些无奈。
“吵死了。这样吃也很快啊!”
“虽然不能指望狗狗学会些什么餐桌礼仪……”零叹了口气。
“如果不好好用勺子吃饭的话,不听话的孩子可要被惩罚喏?”
“……!?”小狼崽惊了一下,有些迟疑的看向零:“……什么,惩罚?”
“唔。”零想了想。“把狗狗绑起来禁足?……或者,不听话的孩子可是要打屁股?”
“!!!!!??!!”
小小的晃牙着实是被吓了个不轻。
“本,本大爷会好好吃饭的!所以本大爷的勺子在哪儿……!”


6
零有个很大的花园。花园里种了紫堇和鸢尾这样的小花,竟然还开辟了一半的地方用来种番茄。
这样阴冷的森林里,居然还能种番茄?刚到来的时候,晃牙惊奇无比。而且零每一天白天近乎都在睡觉,他实在是想不来吸血鬼哪儿来的时间去侍弄这些植物。
后来他也确实知道,这片花园不是零在管理,而是一对精灵双子,葵日向和葵裕太。
“早啊大神君!”
“哦,早啊大神君!今天也起得很早呢!”
“唔……早,吸血鬼需要点番茄,本大爷来摘。”
裕太抬起头想了想:“算算日子储备的番茄也确实快没有了呢。不过老是种番茄的话,感觉有些单调呢……”
日向笑嘻嘻地补充道:“我和裕太弄来了一些草莓种子,想要种下去呢。大神君想尝尝吗?很好吃哦!清甜清甜的,口感很不错呢!”
“……随便你们啊,反正是你们在种。”

管理植物,赐予植物生长之力的精灵都长的格外娇小,不过巴掌那么大,这一对双子因为年纪尚幼,所以更显得格外小巧。不过魔法的天赋却是一等一的好。
似乎是因为被零帮了很大的忙,所以来帮忙管理花园来还人情债。
晃牙个人对这对双子观感还算不错。
不过就是有时对他们无伤大雅的一些小恶作剧感到头疼。
比如有的时候傍晚回到家的时候,零会对着他闷笑不止,又不告诉他原因,照了镜子才发现头顶上窜出了几根小嫩芽来。
这个时候晃牙杀人的心都有了。


7
零居所的二楼有个很大的书房。阴雨天的时候或是刮大风的时候,晃牙就总喜欢在这里呆着。
“说起来……狗狗识字吗?”发现晃牙总喜欢在书房呆着的零有一天这样问到。
晃牙摇了摇头:“我在看图。”
“图?”
“里面有你……还有,其他的人站在一起。”
“啊……那大概是记载过去历史的书吧。虽然有点怀念不过也算是陈年旧事了喏……”零眯起眼睛想了想。
“不如吾辈来教狗狗认字如何?”
“?”
“认认字,再学几个小咒语也无妨。”零摸了摸晃牙的小狼耳。这孩子长的飞快,明明之前还是个比他腰际还要低的营养不良的小不点,但转眼间就窜起了个子。“有的时候耳朵和尾巴也有必要隐藏起来一下喏。”
晃牙愣了一下:“为什么要隐藏起来?”
“比如,要回到村落里的时候…?狗狗有的时候也会想要去森林外面去吧,那个时候耳朵和尾巴就会有点不方便了呢。”零想了想如此回答。
晃牙定定的看了一会儿零,然后张开双臂,无声的做了一个“要抱抱”的动作。
零有些意外,弯下腰将他抱了起来:“怎么了?狗狗终于也学会向吾辈撒娇了吗……唔——”
刚将小狼崽抱起来,晃牙就恶狠狠的一头撞在零的额头上。
零有些错愕的看向晃牙,看样子头撞头,更疼的那一方是小狼崽,泪花都被逼出来了,但他依然不服输的瞪向自己。
“本大爷会去认认真真的学认字!如果要本大爷学咒语本大爷也会去学!”
“但是吸血鬼混蛋你要去村落吗?!不去的话为什么会认为本大爷想要去?!!”
“本大爷说过的吧,在打败你之前,在打败你之前———”
“在打败你之前本大爷才不会从你身边离开呢!你在想什么啊你这混蛋吸血鬼———!”
用力喊完这番话,他就把头埋首到零的肩上,不让零看他的脸。
虽然此时的晃牙依然张牙舞爪的,但零却觉得这孩子此时应该是要哭出来了。
他总归是觉得森林是不适合让狼自由的穿行与奔跑的,总归觉得晃牙有一天或许会回到他原本应该生长的那个地方去的。
但晃牙确确实实的是在害怕了。他此刻好像是在质疑自己,“你也要抛弃我了吗?你要赶我走吗?”是这样大声的质疑,以至于零平静许久的心脏传来久违的悸痛。
“不是的。狗狗,吾辈说错话了,吾辈向狗狗道歉。”零努力的搂紧了怀里耳朵和尾巴都耷拉下来,气的浑身都在发抖的小狼崽。“狗狗别担心,吾辈捡狗狗回来,就肯定是要对狗狗负起责任来的。”他顿了一下,拍打拍打晃牙的后背以示安抚,又补充道:“吾辈知道的,狗狗是要一直呆在吾辈身边的,这是早就约定好的事情,绝不会再改的。”
“…………唔。”
小晃牙抽抽噎噎的,听零提起来约定,心情稍微好了点,沉默了一会儿后,他蹭了蹭零的脖子,还是呜呜咽咽的:“知道就好……混蛋吸血鬼……再说这种话本大爷咬死你啊!”
“狗狗,吾辈好歹是吸血鬼,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死掉的喏。”说着他揉了揉晃牙的头发。
“……本大爷知道!烦死了!”


8
人在发泄过情绪后总会睡下的很快。
晃牙此时就睡的格外安稳,也没有像平时一样,零一靠近床就会机警的睁开眼睛。所以难得,零好好的看着这小狼崽的睡颜。
这大概是晃牙一天最安稳,最平静的时候。
窗外的新月柔和的照进窗户里。
零尽量保持安静的坐在一旁,想起来将晃牙接回家的那天也是这样一个新月的夜晚,小小的孩子被群狼围攻着倒在地上,也是一副不服输的表情。
也许是合眼缘,也许是着实喜欢这样的孩子,他将晃牙带了回来,看着小狼崽晶亮而澄黄的眼睛,不由就说出了:
“和吾辈一起生活如何?”
这样的话。
那个时候的晃牙认真的想了想,对他说。
“既然你救了本大爷的命,那么本大爷这条命也是你的了。所以你想要本大爷呆在这儿的话,本大爷也没有什么可拒绝的,直到本大爷这条命没了,都会老老实实呆在你身边。”
虽然是小孩子的誓言,但晃牙却无比认真,无比严肃的说出来。
他确确实实的是想用一生去实现这个承诺。
就算晃牙中途想放弃这个承诺的话……
零帮晃牙掖好稍微有些被踢开的被子,思忱着。
就算晃牙中途想要放弃这个承诺的话,他也,的确是舍不得这孩子了。
零低下头,轻轻的吻了一下睡的香甜的晃牙的额头。
“晚安。”

“做个好梦,晃牙。”




西幻这个pa很多太太包括我很喜欢的太太们其实都写过,但是这次终于想去自己码一码自己心目中的他们【泪目
虽然可能不够香但也算满足了自己的脑洞,希望各位食用愉快吧【鞠躬并持续泪目
也很想码码薰哥和阿多,还有奇人们……他们都特别好!全员都特别好!
希望我能有足够的肝力来写个后续来满足自己的脑洞,用爱发电!【2333

脑子里的西幻pa
游侠和精灵
他们太可爱了TUT!!!!

小辫子,让我死亡。【私心打零晃tag他们真的好好啊!哇哇大哭